歡迎訪問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文瀾新聞網!今天是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致敬中南大抗美援朝英雄!

來源:新聞網發布時間:2020-10-26編輯:崔楨楨打印 投稿 字體:

10月23日上午,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70年前,為保家衛國,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與強敵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浴血奮戰。經此一戰,侵略者陳兵國門的圖謀被粉碎,新中國從此站穩了腳跟;經此一戰,中國人民不畏強暴的鋼鐵意志震動世界,全世界對中國刮目相看;經此一戰,人民軍隊愈戰愈勇、越打越強,和平發展成為不可阻擋的歷史潮流。

為這場戰爭勝利作出貢獻的人們,譜寫了氣壯山河英雄贊歌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將士,他們是“最可愛的人”。他們為保家衛國拋頭顱灑熱血,他們英勇無畏鑄就波瀾壯闊的勝利,“最可愛的人”其實就在我們身邊,在我們中南大的校園,讓我們一起致敬!


鄭昌濟:隨時拉響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

10月23日上午10時,抗美援朝志愿軍老兵鄭昌濟準時守在電視機前觀看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大會,在聽到習總書記講“現在中國人民已經組織起來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辦的”這一句話時,鄭老開心地笑了起來,他說道:“那個時候我才18歲。”

這一句話,讓時光回溯,將人拉向71年前。

直到現在,鄭老對于參戰抗美援朝還記憶猶新,他清楚地記得每一個重要的時間點:“1949年9月,武漢剛剛解放,我覺得跟著共產黨才有救,所以就想要參軍。當時有三所革命大學,分別是中原大學、華中軍政大學(后改成中南軍政大學)和湖北革命大學,我就去了中南軍政大學。”抗美援朝戰爭開始后,1950年10月25日,鄭昌濟跟隨38軍坐火車從東線的集安縣出發,到達朝鮮滿鋪。

38軍由112師、113師、114師組成,鄭昌濟所在的114師用他的話來講是38軍中的“小老弟”,擅長守陣地。而當時他們的連隊,一人只有一把38步槍、80顆子彈,這就是當時每位志愿軍的所有配備,甚至一個連也只有4門炮。與武器先進的美軍相比,這注定是一場極不對稱、極為艱難的戰爭。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鄭昌濟自踏上這片戰爭的土地時,就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他向軍械員申請了一顆手榴彈,想著如果到了緊急關頭,為了避免被敵人俘虜,要自己拉響手榴彈,與敵人同歸于盡。“這也就是剛才習總書記講的,以‘鋼少氣多’力克‘鋼多氣少’,我們就是憑著正確的戰略、有效的戰術以及高漲的士氣,為了保家衛國,才打贏這場戰爭的。”

回想起戰爭場景,鄭昌濟如此形容:戰場上就只充斥著兩種味道,一種是火藥味,另外一種就是血味。他坦言,對于一個只有十幾歲的青年學生來說,剛開始時確實害怕,但后來就什么都不怕了。“因為我的戰友們和我一起同生共死,我沒有什么牽掛,全身上下只有從家里帶出來的一塊手表,我把我的所有都奉獻出去,這就是我的價值。”鄭老笑著說道。

為了與裝備精良的美軍相抗衡,他們往往采取夜間進攻的戰術。就是在1952年10月攻打394.8高地的一次戰役中,鄭昌濟的右腿被美軍炮彈炸傷,彈片至今還在右腿中未能取出。

負傷后,鄭昌濟回到武漢療傷。1953年,鄭昌濟進入榮軍學校繼續學習、復習功課,1954年,他考入中南政法學院,成為中南政法學院第一屆本科生,后留校教書,1988年就任中南政法學院副院長,直至離休。光陰荏苒,一晃70年過去,鄭老將他的人生奉獻給了國家與學校。

溫暖的秋日陽光透過窗戶,鄭老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鐵盒子,從里面取出了他的榮譽勛章與一個人民志愿軍慰問袋。歲月的流逝為這些珍貴打上了時光的烙印,卻一直熠熠生輝。

“進軍號嘹亮的叫,戰斗在朝鮮多榮耀,就算我們今天流點血,能使我們的祖國牢又牢.不被炸彈炸,不被烈火燒,我們的父母常歡笑。”鄭老吟誦著這一首歌,這也是他一生的信念。


張維揚:永不消逝的電波

 “1951年10月底的某天晚上,我們進入朝鮮,到達對岸一看,滿目瘡痍,殘垣斷壁,沒有一棟完整的房子,在昏暗的月光下顯得特別凄涼,我心中蕩起一股無名怒火,一種國家興亡,匹夫有責’,保家衛國的責任感油然而生。”1949年9月至1950年5月,張維揚畢業于中南軍政大學,被分配到中南軍區通信學校。1951年秋,100名畢業于通信學校的學員前往天津東局子的華北通信團緊急培訓,準備開赴朝鮮戰場參戰。“赴朝的軍列從安東(先現名丹東)方向駛來一輛傷兵車,停在錦州,我看到車上除了醫務人員外,全部都是缺胳膊斷腿的,我的心一下緊縮起來。” 張維揚回憶跨越鴨綠江時的情景說。

奔赴朝鮮前,張維揚被分配到23兵團某團擔任小型無線電臺長,算是一名‘小官’, 3名報務員、12名搖機員,一匹騾子,這便是他全部的“家當”。一過鴨綠江就連續5天5夜急行軍,為了減輕負擔,保證行軍速度,他們將連挎包里的牙膏、肥皂都扔掉。某天夜晚,隊伍走在陡峭的高山上,右邊就是萬丈懸崖,搖機班班班長把一個鐵桶斜套在頭上,既可以擋雨,又起到了給戰士們引路的作用,大家便循著若隱若現的白光蹣跚前進。每到宿營地,戰士們就立馬忙碌起來,有的架天線,有的搖發電機,有的挖防空洞。部分電文很長,他們往往需要在氣溫零度以下,脫掉棉襖,一搖就是幾個小時。

到了朝鮮后,張維揚部隊的第一個目的地是南市,他們的任務是在該市附近修建一個軍用機場。經過一個多月的日夜奮戰,機場初具規模,正當他們慶祝完工時時,敵機已對準跑道俯沖下來,并投下炸彈。“扔下的炸彈有的當即爆炸,有的延遲爆炸,這下可把戰士們的肺都氣炸了,誰也不甘心一個月的勞動成果毀于一旦,大家都踴躍報名去挖定時炸彈,我也報名了,可領導不準電臺技術人員參加。”在清除電臺駐地附近稻田中的一顆定時炸彈時,戰士們以彈洞為圓心,圍成一個半徑25米的圈趴下。指揮員一聲哨響,第一名戰士提著鐵鍬飛奔到彈孔旁,使勁全身力氣挖掘5分鐘,再一聲哨響,第二名戰士跑去接班……挖出那枚炸彈后,便套上繩子向遠處河溝里拖去,然后引爆。戰士們就是以這種大無畏的精神,奮勇排彈。

1954年,張維揚轉業后到紅安縣文教科工作,因性格開朗深得大家的喜愛。他喜歡打籃球,在部隊時就是主力軍,還成為了新洲、紅安、麻城三縣聯隊的主力隊員。1956年參加高考,被武漢大學錄取,畢業后在原湖北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前身)等高校教學30余年,桃李滿天下。

“我們應該以平常人的心態,要處世達觀,待人友好;教育下一代,做一點力所能及,有利于我們這一偉大時代的事。不辜負長眠于長眠于地下的戰友。” 張維揚說。


陳克文:抗美援朝志愿兵的“教導員”

這場保家衛國的戰爭,每個人都在貢獻自己的力量。陳克文在湖南邵陽導群中學讀書時,是學校第一批團員,他思想覺悟高、政治素養強。1950年底,為響應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的號召,他積極投身于號召知識分子參加軍隊運動中。

1951年1月,陳克文來到武漢,在第四軍械學校接受軍隊教育,真正成為了一名志愿軍。第四軍械學校是抗美援朝志愿軍培養的搖籃,主要對志愿軍進行思想政治教育和軍事技能教育。

“學校的核心工作是培養上抗美援朝前線的軍事技術人才,同時為前線回國后的人員提供再教育。”學校對學員要求很高,學習任務重、訓練強度大、生活管理嚴格。因為在校表現突出,陳克文還未畢業時就被安排留校任教。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學員剛入伍時,很多人哭的很厲害,一來是因為想家,畢竟大部分都是十幾歲的學員;二來訓練很苦,學員是在鋪滿煤渣的路上訓練。但經過培養后,我們的學員都非常驍勇善戰,在某場戰役最后,有一位戰士用拼刺刀的方式,以一抵三靈活突出重圍,把敵人消滅掉。但拼刺刀后至少要休息3個月才能正常工作”。他描述當時的場景。

1953年陳克文因身體不適住院接受治療,在此期間他自學數理化,干部轉業后于1956年參加高考,被華中工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錄取,后來到我校工作。“我們要為黨和國家培養更多的人才,希望新時代的青年能夠將老一輩的革命精神和光榮傳統繼續傳承下去。” 他寄語后輩。

(記者 崔楨楨 卓張鵬 照片 張亞)

延伸閱讀:
五月天婷婷缴情五月,日本一本道高清码v免费视频, 色色色五月天,欧美成人色图, 婷婷97狠狠,思思99热久久精品在线6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